您的位置:柳州艳照门 > 长篇连载
***********************************

  合集更新:重新制定了网页版带图片的合集,放在网盘上。

  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解压。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

这期开始使用全新风格的图片

        Chapter 256 斤两

        赵茹雪节省了那些不堪的细节,把自己最近和神秘人有关的主要遭遇告
诉了郭玄光。

        郭玄光越听越觉得奇怪:「这人的要求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难道是
有些虐待癖好的同道中人?」

        可能是因为不想涉及太多细节,赵茹雪说得并不流畅,东搭一块西搭一
块零零碎碎地勉说完了。

        郭玄光大概是明白了整件事,不过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他也理不
出什么头绪。不过按照赵茹雪所说,郭玄光还是给出了一些猜测。

        「第一,我猜那个摄像机是用了微型SD卡之类的储存的,你虽然把机器
砸了,但是只要卡没坏,视频还是可以保留的!」

        赵茹雪想起那晚的情景,顿时后悔自己太大意了:「难道那卡被那个什
么学生又捡回去了?那……那神秘人真的是李傥?」

        郭玄光又道:「另外我感觉那网上视频的人和之前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按道理如果是同一个人是会有进一步行动的!而且之前的人的信都是写得滴水不
漏的,都是让你、你朋友心甘情愿去做的!」

        「对对对,有道理!」赵茹雪马上又想,「难道之前的神秘人确实是李
傥,但是后来那卡被另一个人捡了?不对啊,一个陌生人怎么会有我的信息呢?」

        赵茹雪深思了一下再次觉得李傥不可能是那个神秘人,因为李傥这人是
绝对干不出那些需要心思缜密的活的。

        郭玄光道:「李太太,除此以外我可能给不了什么有用的建议了。如果
下次那神秘人再次通过电话或者电脑等等和你……朋友联系,我或许能给你些信
息参考一下!」

        其实甭管郭玄光有没有建议,只要有个人分享一下赵茹雪就很高兴了,
她脸带微笑道:「今天太谢谢你了,你说的都很有道理,真的是太有用了!」

        把心里的事说出来后,赵茹雪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和郭玄光分手后,
刚准备回家的赵茹雪又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给赵茹雪电话的是一名自报名字为靳璀宁的女子,声音听起来还很年轻,
语气短促而坚毅,让人听起来很有压迫感,甚至觉得有些不舒服。

        更加令赵茹雪惊讶的是,这靳璀宁居然自称是李樘案子的检察官,要约
赵茹雪明天见面。

        吃了一惊的赵茹雪赶紧打电话给梁国栋,梁国栋听了也有些迟疑不定道
:「名字是对的,我之前查过这人。但按道理一般检察官不会和嫌疑人家属见面
的,更不可能主动相约!」

        赵茹雪道:「那难道这个是假冒的?我要去见她吗?还是你和我一起去?
她约的是明天下午三点在机场旁边的那个购物场!」

        梁国栋道:「下午?下午可不行啊,有个市里的律师会议我要参加,可
不能缺席的!」

        赵茹雪有些心:「那……那该怎么办呢?我一个人去可以吗?不过那
地方应该人挺多的,不怕对方使诈吧!」

        梁国栋没有马上说话,隔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不怕,你就一个人去吧,
看看对方什么意思再说!」接他又补充了两点,第一是全程录音,第二是让赵
茹雪不要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敷衍了事就行。

        赵茹雪一夜眠,心里偏偏又找不出一个让自己安稳的理由。唯一可以
肯定的是,靳璀宁约定的地点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一个人赴约也没有什么危
险。

        第二天,赵茹雪很早就到达了约会的地点,就在即将到达三点的时候,
远处一个快步走近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

        来者仿佛自带了光环,在人群之中就显得格外亮眼。一头深红色的头发,
穿一套整齐的深灰色办公服,还有同是深红色的尖头高跟鞋。

        「您好,我是靳璀宁,想必您就是李太太吧。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
谈吧!」这亮眼的人果然就是那位检察官,等到她走近,一股盛气凌人的感觉压
得赵茹雪连呼吸都变得没那么畅顺。

        这靳璀宁一头深红色的红头发刚好及肩,头顶自然的左四右六分界,右
边的头发贴眼角而下挡住了一小部分的脸,发脚如同波浪一般卷了起来,左边
的则全部拨到了耳后,左耳上露出的深红色耳环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虽然脸部的右侧被一些头发挡住,但是挡不住靳璀宁那美人坯子般的脸
孔的秀气。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仿佛完美瑕的美玉一般。还有尖尖的鼻子,精
致的樱桃嘴巴,一不是引人注目的。

        不过再一细看,靳璀宁的眼神则是如锋利的刀子一般,虽然是烈日当空,
也让人有些意。赵茹雪只是略略看了看就已经不敢再直视靳璀宁的眼睛,硬是
把自己的目光挪开。

        虽然穿得是行政装,但是靳璀宁没有把上衣的扣上,露出了里面的白色
衬衣。胸部把衬衣高高顶起,好像就要把扣子撑破了的子。

        而靳璀宁下身虽然穿长长的裤子,但是从脚背上可以看到她穿的是一
双有网格花纹的黑色丝袜。一双深红色的高跟鞋和头发还有耳环显得很是匹配,
端的是一个时尚丽人的模。

        「这人是……是检察官吗?怎么可以这穿?像是个年轻的OL吧?看上
去和我年纪差不多啊!」赵茹雪顿时泛起了疑团。

        靳璀宁领赵茹雪很快在附近一个高档的咖啡厅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
下来,她潇洒地翘起了二郎腿道:「怎么,不相信我是检察官?检察官也可以有
年轻的不是吗?」她的目光非常的锐利,仿佛能一下子扎进赵茹雪的心里。

        赵茹雪有些害怕对方咄咄逼人的眼光,眼神不定地道:「没……不是的,
不知道你、你找我什么事?」

        「不用心,只是问两个问题而已。何以我俩的身份,应该并不适合
长谈吧!」

        「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要不你、你直接问我律师吧!」

        「放心,我会和姓梁的谈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可要问问你,你和你老
公,就是李樘,关系好吗?」

        「关系?你……什么意思,我们是夫妇,关系当然是好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离婚前的夫妇也还是夫妇,但是关系不见得好
对吧。或者我这问吧,你和李樘多久有一次性生活呢?」

        这个问题顿时让赵茹雪脸上觉得有些火烫,她对于这个直接的问题完全
没有准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靳璀宁没有催促赵茹雪,只是盯她的脸在看。

        良久,赵茹雪才道:「我……我可以不回答吗?」

        「可以,我早知道你的答案了。好,第二个问题,你们每次性生活时候
会有不同的体位吗?或者说会经常变换一下位置吗?」

        「这是什么问题啊?」赵茹雪皱起了眉头,心里也来了气,「这……这
个跟案情有关系吗?」

        「很难回答吗?你就说变或者不变就是了,没什么困难吧!」

        赵茹雪实在没想到靳璀宁问的是这些问题,也不想和她过多纠缠,干脆
「唰」一下站起来道:「我觉得我根本不用回答你这些问题,你有事还是找我律
师吧,今天就到这吧!」

        没等靳璀宁回答赵茹雪就径直走了出去,她想不到这年轻的检察官怎么
会问这些如痞子般的问题,心里想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把事情交给梁国栋就
好。

        虽然靳璀宁的问题直接也容易令人气愤,但是赵茹雪今天的反应是比她
往常要激动的。当空姐的日子里,赵茹雪早已经习惯了应付那些刁难的客人,像
这的拂袖而去实在算是她夸张的举动。

        归根到底,靳璀宁的问题让赵茹雪想到了另外的事。如果纯粹以赵茹雪
和李樘的实际情回答,答案当然会简单而味。但是偏偏赵茹雪又想到了马主
任,想到了和马主任缠绵时的温馨。

        「不行,不行,我不可以再想那个马主任了!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啊,我怎么能一直想他!」

        赵茹雪不敢回家,转了两圈后就直奔至尊健康中心的健身房而去。今天
赵茹雪没有瑜伽课,她就想让自己出身汗,让自己不要再想马主任的事。

        到了晚上,梁国栋做东,请赵茹雪吃顿晚饭,顺便看看下午和靳璀宁会
面的情。

        听完了赵茹雪的描述,梁国栋道:「这女的应该就是靳璀宁,没什么真
的假的。据我所知她是很年轻的一位检察官,还是从我市调过去!」

        接听了赵茹雪的录音,梁国栋神色更是轻松道:「没事,这年轻人啊
终究没啥经验,斤两不是很足啊!她除了立一下威,其实是想问些东西,但是又
怕被我摸准了她的思路,所以才问了那两个尴尬的问题!」

        赵茹雪看梁国栋的脸色也安了心道:「那就好,下午真把我了一跳!」

        梁国栋道:「行,我就是看看她什么料,以后你也不用跟她见面了,有
事就告诉我吧!她这种初出茅庐的检察官我见多了,很容易对付的,放心!」

        赵茹雪略微安心道:「还好有你这么有经验的律师忙,这检察官真的
了我一跳。如果不是你确认她是真的,我真不觉得那人看起来像检察官呢!」

        梁国栋笑道:「放心,人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她几斤几两我心中有数。
你知道吗,三十岁不到就传闻要升四级高级检察官了,就算近年检察官流失严重,
这也是不大可能的事,肯定是走后门的,嘿嘿!」

        据梁国栋介绍,检察官分为四等十二级。最底层的检察官有五级,正常
至少是三年才升一级,到了一级才能升高级检察官。不过高级检察官的升迁则是
选升,不以时间为依据。

        一般来说要超过十年时间才能达到一级检察官,因为之后是选升的缘故,
累积下来每年排队的都不少人,没有一定的实力和背景可没那么容易被选上的。

        如果靳璀宁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成为高级检察官,简直可以说有些天荒
夜谈,因此梁国栋断定这里面一定有腻。

        赵茹雪一听,也觉得这个靳璀宁很有问题,已经是完全放下心来。饭后
当赵茹雪满心欢喜回到小区拉开楼下大门的时候,一个快递员突然冒了出来。

        自从上次的事,赵茹雪一看到快递员心里就马上紧绷了起来。但是就是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快递员就是那晚上闯入赵茹雪的家里的那位。

        「你……你、你想干什么?」赵茹雪顿时慌了神,后退了两步连家也不
敢回了。

        「不用紧张,我只是来送快递的!」那人递了一个纸盒给赵茹雪,然后
又道,「嘻嘻,合同你慢慢看,后天等你哟!」

        「我的快递?合同?」赵茹雪愕然,看快递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良
久才缓步往家里走。

        「这个快递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好像冤魂不散地缠我,还嫌我事儿不
多吗?」赵茹雪越走心情就越激动,捧纸盒的手也颤抖起来。

        进入屋里之后,赵茹雪就把快递盒放在桌面上,竟然没有打开的勇气。
她注视纸盒,心里在回忆那晚的事。

        「那个快递竟然知道我第一次从满意窝购买的东西,难道他和那个网站
有联系?还是他偷看了我的快递?」

        「为什么那快递会在我视频的时候过来的?怎么会那么的巧啊?而且本
来没有那电击的痛苦的,他一出现就把我整得法挣扎了,是真的那么巧吗?」

        「先有那神秘人,再有这个快递员,难道这两人是……不,难道是同一
个人?但是这快递员怎么会有参加那些派对的机会呢,不可能吧?但是不对啊,
上次小郭还说不是同一个人呢!」

        赵茹雪心乱如麻,捧盒子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怪人,那晚我明明其实已经……他没有进一步的行动,难道是…
…可能是有色心没有色胆吧!」

        想想,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赵茹雪就利索地行动起来打开了快递
盒,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其实纸盒里的东西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两页纸和一套衣服。赵茹
雪看了看,先把那套紫白相间的空姐套服放在了一旁拿起了两张A4纸。

        放在上面的一张纸只有寥寥数字,就写「请穿好提供的衣服,后天晚
上7 点等短讯,谢谢合作!」

        赵茹雪完全没理会这张,直接就跳到了第二张。这第二张纸虽然是复印
件,但是上面密密麻麻地满是字,而且格式相当地工整。赵茹雪定睛一看,纸上
的是一份标准的劳动工作合同,甲乙双方是赵茹雪和满意窝。

        「什么?满意窝?这是怎么回事?」赵茹雪赶紧看了下去,合同的内容
是让赵茹雪当满意窝的特约模特,拍摄视频和照片。

        「荒唐,我什么时候和这个' 满意窝' 有联系了,还要我当模特,真的
是异想天开!」之后的字赵茹雪也没细看,一下子跳到底部看到了自己的签名。

        「这……这……这是我的签名啊!但是……但是我……难道是模仿的?」
赵茹雪觉得难以置信,盯那个签名看了又看。

        赵茹雪看了好些时间,直到双眼酸软都没发现那签名有什么古怪,真的
就如自己的签名一般。

        「怎么办?难道是诈骗?我什么时候签过这的东西,简直……简直是
……」赵茹雪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赵茹雪猜不出这合同里的「满意窝」和她购物的网站有没有联系,也不
知道这快递员和约她的人还有神秘人有没有联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定要不要
报警。

        经过两天的考虑,赵茹雪还是定先看看今晚的约会会如何发展。她要
先找出约她的人是谁,再看看对方有什么安排,再定是否报警并联系梁国栋。

        到了7 点,赵茹雪果然收到了短讯,是让她去地铁9 号线的一个站点相
见。「又是地铁站,难道真的是神秘人。如此说来,那个快递员确实是那个人
办事的咯。」

        赵茹雪觉得有了以前的经验,地铁站里应该是没有危险的,于是就准备
出发。本来赵茹雪的心情一直都在想今晚的事,但是当她拿出了空姐制服开始
往身上穿的时候,仿佛又有了当年的感觉。

        紫色的衬衣和短裙,继而是白色的背心盖在衬衣上面,艳丽的服装让赵
茹雪的心情也好转了。镜子里的赵茹雪一扫连日来的颓废,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
意。

        看看,赵茹雪觉得还少了些什么,于是她又补上了一双黑丝长筒袜,
出门的时候特意找了一双脚跟处挂个红色铃铛的黑色高跟鞋和衣服配成了一套。

        除了爱美之心,赵茹雪穿得漂漂亮亮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为了让自己显得
更加突出一些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以防有什么意外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