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柳州艳照门 > 长篇连载
绿帽日事之新绿幼儿园   

yamatake1977        性手书生

20191120

(根据一个陌生朋友醉后断续讲出的真人真事改篇。当时,亲耳听一个男人说老婆被其他男人屌的情况,那个鸡动啊!!!)

老婆相中了一家离家不远且是名牌疯传的私人开设的幼儿,多方打听,学位少,竞争大。老婆几次想要进亲自找长谈谈都被拒绝,后来四处托人,终于加到了长的微信,跟长联系上,过了几天,长主动请我老婆去里倾谈。可是到了约定时间前,老婆公司忽然有大事要紧急处理,老婆就叫我去见校长。进后找到了那长,原来是个五十来岁的胖大叔,五大三粗,却是外表斯文正经,看我来了有些愕然,但还是马上热情招呼,坐下后用五分钟时间了解我孩子的情,也告诉我里的情,最后还是没答应安排学位,只说往后再看看,有消息就通知我。

老婆回家后问了我见面的情,马上埋怨我不会奉迎也不懂规则,沖我一通气话,我也来了气,说她好高骛远,到时儿子在那名牌幼儿里,家境条件比不过别人,会自卑的,老婆说眼前自卑的是我。

一天周六下午,老婆说她终于约上长,听长口吻,这次见面有希望谈妥,让我赶快去买一盒高级烘焙蛋糕,在蛋糕底下垫一万元现金,带到到和她会合,钱到时孝敬长。我心想,这年头还搞什么现金好处,这么着迹,园长哪敢在园裏直接收钱?所以我只是答应了她,光买了蛋糕,却没放现金。

接着我向公司请假几小时,准备好了东西就带到了幼儿,可打老婆的电话却是不通,估计是信号不好,就想先进去看看,看她是否已经见到校长了。

进走到接待大堂,六、七个穿红着绿,像刚刚在广场跳舞后的大妈正从里面走出来,但样子是有钱富婆范。其中一个红衫的边走边调侃般说「哎呀,我们这些中年妇女呀不中用啦,长他喜欢跟年轻太太先聊,今天下午又是白走一趟。」

另一个蓝衫大妈马上接话说「哎周姐,不如让你儿媳来嘛,园长一定好好接待!到时候搞好关係,带带我们几个拿学位哈哈...。」

走在最后的一个旗袍大妈赶紧走上两步,压低声线沖红蓝两人说「你们可别乱讲咯,给人传到长那裏去,你们家孩子就是有机会也是没了咯!」

几个带头大妈这才闭了咀,各自摇头叹气的低声说些教学资源不均诸如此类的话走远,然后在门口作鸟兽散去。

看大妈都走光,我脑中还揣摸着红衣大妈那句「园长喜欢跟年轻太太先聊」,我猜那年轻太太一定是老婆无疑。

一转身走进接待大堂,刚好碰上里一个保安伯伯,是上次见过面的,聊过向句的,人挺热情,知道我又来找园长,就跟我说「长正在办公室接待一女家长,你就多等一会看看咯老弟。」我马上点头微笑说感谢关照,手上提着的一盒蛋糕直接向他递过去并说是给他们几位保安师傅买的下午茶。保安伯伯稍为推搪了一下就欢喜嘻嘻的接过,让我在这等等看,他一接到园长通知就带我进去。然后就悠哉悠哉拎着蛋糕往教职员宿舍那裏保安室走去。

周六,幼儿一个孩子也没有,幼儿园都成了来进自如的场所。保安们难得有机会放鬆一下那周一到五的神经紧张。看保安伯伯走远,我又想起大妈那句语带相关,马上沿着上次走过的路径,摸向长位于教学楼后面花深处的独立办公室。

很快走到那鱼池边,林木包围的白墙青瓦小平房,那是一所简朴而别緻的小屋,屋后是围墙,环屋三面种着花丛树丛,进屋前必经一段小石路,路旁小水池裏种着荷花,还有一三尺高的棕色园景巨石,上面阴刻着一首诗,题目是《题画》,明朝,沈周。

『碧水丹山映杖藜,夕阳犹在小桥西,微吟不道惊溪鸟,飞入乱云深处啼』

荷花,绝句,真显高雅清廉。

小石路入口,两扇高一米左右的木栅栏,我怀疑这是园长设的机关,因为上次我一推门,就铃噹响起,原来栏栅边背后有绳子系了一个铜铃铛,栏栅一推就会响,是乎起到某种警报作用。这回我觉得应该避免把它弄响,就抬脚跨进小花丛后再拐回到小石路上向小屋走去。

走过小石路,我直接绕到小屋侧面,因为那裏有一扇玻璃窗,上次进办公室,那是我记得的。这时抬头一看,窗是关上的,可裏面的窗帘却没拉严密,留着一条几釐米宽的缝隙,以我近一米八的身高,踮起脚就能看见裏面,这时我还伸长了脖子往裏朝去。

首先看到办公室那套实木大班桌,桌上,电脑,文件,办公用品整齐放着,桌前后的大班椅和两张客人座椅都没人坐着,我就往其他地方看去,赫然发现自己最不想要看到的画面...

离办公台两米不到的地方,我看到了大妈们提到的那位园长正接见的年轻太太,这时,园长跟这年轻太太却不只是接见,是接触在一起,肉体!那年轻太太正被一身肥肉,下身赤裸的园长压在办公室那张我曾经坐过的皮沙发上...

那正在挨屌的年轻太太就是我老婆。

是的,隔着厚厚的隔音玻璃,距离好几米远,还是从侧脸,我就认出了老婆。她此时几乎全裸,上身衣衫淩乱,胸襟大大地敞开,坦肩露乳,松脱的粉色奶罩被扯落,配衬着两只鼓涨圆润的乳房,性感而淫乱。那对可爱的大白奶,正随着男人的动作,晃悠乱甩不停。因为园长背厚腰肥,老婆的下身是看不全,但那还用脑补吗?

仰躺在沙发上的她,叉开跨间,长腿成曲尺,搁在园长肥腰两边,白滑小腿随男人腰身耸弄在空中浪浪蕩蕩。

那胖园长腿短,这时一脚踩地板一脚跪沙发边,弓着腰在我老婆身上拱动,肥屁股在我老婆的下身扑动不止 ,动作挺大而显得急迫,一阵急抽猛送后,满身肥肉乱颤!还未等我把眼前画面接受过来,园长的肥屁股又扑腾了二十来下,忽然整个人紧绷住似的不动,仰头呼喘,身体猛一下压,似要把我老婆压死那样,肥屁股重重的乱拱几下,人不动了,只是抖着,我登时张咀结舌~他在射精!

而我老婆只是闭上眼睛,咬着下唇,身体也在阵阵颤抖着,是因为...感应到男人在射精她来了高潮?是的,从她那副既难受也兴奋般的神态,说她没动情,我也骗不了自己。可最让我这个当老公感到难堪的是...是在其他男人要射精进她身体了,她却没有些抗拒的样子,那怕是推搪几下的意意思思也没有,反而见她的腿,挺主动的往两边又张开了些...

那是在凑合,是奉迎?

趴在我老婆身上的胖园长却没管我老婆是在凑合还是奉迎,胖乎乎的身躯震了好几下后,一身肥肉松了劲,整块像溶掉的芝士一样趴贴在我老婆身上,鸡巴全到底,只剩卵袋在外,黑毛浓密,在他胯间如吊着一颗海胆!

过了将近一分钟,我老婆睁开眼,朝了朝身上的园长,才从某种状态清醒过来,双手轻轻推了几下园长肩膀,园长会意了,慢慢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我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下身,在那大肚腩下,黑发浓密,显然荷尔蒙十分旺盛,性欲必定很强。一根还兀自上昂的阳具从毛发中挺出,身肥头尖,心裏一种酸楚急至,但马上心裏少了几分紧张,因为我看清楚了园长那屌是戴着避孕套的,是个粉红色的避孕套,那套套下垂的顶部,裹着一大沱泛白的浓液!

看避孕套里那一沱企图要进入我老婆子宫,弄大我老婆肚子的精液,心里五味杂陈,裏面的狗男女一点声息也没,可窗外的我,热血沖头,耳后两边,脉博勃动得卟卟作响!

不是没有那种马上破门而入,痛打奸夫的勇气,而是现实生活经验告诉我,事情不能往那方向发展,为了拼命压止怒火,我是不停的在心裏说着一句话:好在有套,有套,有套就...不算真正的做过。


裏面的男女这时是在顺其自然的进行后续的~环节。

射精后的园长拿手纸清理一下鸡巴,套上内裤,慢条斯理的他边以欣赏的眼光看着正在快速穿回衣裙的年轻太太。

可刚刚看到我老婆转身背对他套上那粉色T-BACK后刚要拉起裙子,胖园长突发般一脸猥琐,像饿狼扑羊般猴急扑身上前,搂住我老婆,硬生生的揿回到沙发上,紧直接,双管齐下,左右开弓,一手搓乳一手摸屄~

我心裏马上喊出了两个字「强姦!」

可是裏面的老婆却没一点被强姦的表现,只是边扭动身体稍作回避粗鲁的男人,边脸带羞人的张咀说些什么,给人感觉像是在说些锤你小胸胸之类的话吧!

事到如今,眼见老婆一味放任男人对自己施加淫欲,我是乎渐渐从她的「放蕩」表现看懂她的心意。毕竟是学位难求啊,竞争激烈啊,不用非常手段,我家能胜过那些有钱人吗?老婆她是在牺牲自己,用肉体勾引园长的淫念,用阴道夹住园长的阳具,用贞操套牢园长的色欲,全是因为身上的老男人能帮自己孩子读上名牌幼儿园。

本以为此事就能了结的我,看着园长边搂边摸边对我老婆说了些话,然后老婆脸上一阵不知所措,但很快就向园长点了点头。

她答应了?答应了什么?为什么答应?

(后来我是知道了,当时园长答应给我家孩子一个最好的班级,并会交待老师特别照顾,以后还会写信推荐,送我孩子上省立公家小学。)

老婆这一点头答应,急色的胖园长咀脸更加淫邪,动作更加猴急,三扒两拨的将我老婆裙子扯脱,可却没有脱掉那粉色T-BACK,只是他看着我老婆的下身,边动手套弄他那半硬起来的鸡巴。

窗外的我心想,难道...他只是要看着女人那裏意淫打飞机?

却不是!

胖园长待鸡巴硬起来后,又压向我老婆,一手把我老婆的粉色TBACK的裆位扯向一侧,露出阴户,才握着鸡巴向阴户顶去...

就在龟头顶着阴户口时,我老婆竟用手握住了鸡巴,似不让进去,然后抬头说了句什么,园长点点头,停住了进攻的步伐,一脸淫邪的看着我老婆,手握住的鸡巴则故意的揩擦着阴部一带。

我见老婆从沙发上拿出起了她的手机~

我一看,不知怎么的一警觉,但马上反应过来,赶紧从裤兜掏出手机调拨外侧物理按键,调成震动。

不到两秒,手机在我手上猛震,是老婆的来电,我吁了口气,还好我反应快,要不是手机响起来就暴露了!

让手机震了几下,我按了拒接。然后回了一条短信给老婆说公司忙得紧,我赶不及过来了,还是你自己聊吧。

信息一发送,我再看注意裏面的情况,我老婆的手机收到信息了,她瞄了一眼内容就熄了屏,抬头跟园长轻点了一下头。胖园长向她竖了一大拇指,待她把手机身旁一放,便再握着已经兴奋流精的鸡巴对着阴户入口一怼而半,再怼剩卵!

老婆才刚放下手机,似没想到有这一下突如奇来,被刺激得张咀叫了一下,声音~我是听不到了,只眼看见她脸上那刹那间的又惊又喜~

这可是我亲眼看她被其他男人屌上的第一次!内心酸楚,无以复加,同时心裏又明白了过来,我老婆这回是答应的让胖园长无套,至于有没有答应给...内射...我就不想知道了。

眼下,矮小的胖园长站在沙发上,扮演着人肉打椿机,双手提着我老婆两只小腿,屁股来回耸弄,不光深挖,还会钻研,抽送一会就扭着屁股,让鸡巴在我老婆阴道裏尽情搅运捣弄,脸上得意自信,弄得不亦乐乎。我懂,正因为不用套,鸡巴得以直接被阴道包裹,肉贴肉,皮磨皮,那刺激舒适,戴套怎么能比?所以当下是得充分利用,全面享受这第一次亲密的接触,否则,那真是不会玩啊!这老淫棍,是要把我老婆玩个遍才会罢休的。

内心这么忐忑淩乱了一会儿,沙发上的老婆应该被胖园长又屌弄了有好几十了,然后胖园长「指导」她翻过了身,趴跪在沙发上,把她当母狗一样骑着屌,时而深入浅出,抽空搓奶奶打屁屁,玩得随心所欲;我老婆则是含蓄配合,羞愧配合,那成熟年华,欲拒还迎的人妻动静拿捏到位,引得老淫棍欲罢不能,恣意张狂。

这时由于体位变了,我是清楚看到他俩交叠一起的胯部,在我的视线从沙发上的两人移开前,胖园长屁股下的卵袋发疯似的甩着,那身肥头尖的鸡巴一味埋头苦干,肉体前后相碰的啪啪作响虽然听不到,可是淫声浪语已经在我脑中脑补不绝。

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终于低下了头,转过了身,脚跟一松,顿感强烈的麻痹从脚跟直传递到两大腿,双脚踮起太久了。但还得先走开为好,我就硬撑着,迈着小步,艰难的走上小石路,再从小花丛拐出,然后不得不扶着身边一小树休息,转头望望那小屋,心情翻江倒海,转眼又看到那块园景大石上的四句诗~

『碧水丹山映杖藜,夕阳犹在小桥西。微吟不道惊溪鸟,飞入乱云深处啼!』

真是讽刺,这诗当下一看,怎么读就怎么的淫蕩。

枯藜溪鸟不就是胖园长的老屌?碧水深处说的不正是我老婆?

更讽刺的是,这次认真一看,题诗落款那名字,就是正在小屋裏奸淫着我老婆的胖园长,孙某某。

唉~可惜,那只飞入乱云深处的老乌,我却是不能惊动,只能任它在深处自呜得意,气不敢喘,屁不敢放!

将近走回教学楼,腿上麻痒退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转了一个拐角又碰上那保安伯伯,他问刚才我上哪去了,我说找厕所去了,接着问园长几时有空?

保安伯伯把我拉到一边去悄声说「你今天别等了,园长约了一个年轻太太在...在详谈,有些事情你懂的,改天来吧,我到时给你亲自通传。」

我只好装做不懂问:今天还轮不到我呀?刚才那伙大妈都走了呀!

保安伯伯摇摇头,先看看四周没人,才说道「那几个大妈是有意约来的,好让...其他人得竞争激烈,不那样,园长怎好给人去开那特色条件啊!」保安伯伯在「特色」两字加重了语气。

我一听,心情一沉,原来我老婆是给算计了。但马上装做醒悟之状,点头示意并谢谢他帮忙,表示自己改天再来好了。

于是保安伯伯就殷勤的送我出园。

回来的路上,小屋裏淫蕩的画面我是强行的想要抹去,因为...我知道老婆愿意挨那老男人屌是有苦衷的,她也是被算计了,见到那伙有钱大妈也在等消息,她就急了,怕事用钱也竞争不过,及后跟长谈,孤男寡女,园长一定有些借故动手动脚的试探,老婆也不是青春少艾了,工作人事场合,这种男人见多了,觉得只是吃豆腐也不是不能忍受一下,结果该是被摸了个全身,然后胖长软硬兼施,得寸进尺,解衣脱裤,哄我老婆做一次,学位的事有他忙一定办下来,老婆也是给摸得性起,且太想得到园长答应帮忙,既然衣裤都给人脱光了,还差那阴道百十下鸡巴推拿吗?接着在就提出...戴套可以做。

晚饭前老婆回来了,如常的洗菜做饭,神色挺自若的,像没事一样,饭桌上才禁不住兴奋的告诉我,园长被她的诚意打动了;我也表现得没事一样,强打精神跟她商量接下来为孩子得打点些什么,置办些什么。

很快,我们如愿的把孩子送进了那家名牌幼儿园,老婆特开心,在朋友圈天天晒娃晒环境晒家长活动。

自打开学后,老婆经常週末到园去,说是参加家委会活动,家长群加的是她,我也没打算查究。有些事太懂,会看不破,放不下的。

寒假前一个星期某天,老婆回家后特兴奋的告诉我,她被园裏领导选为家委会主委员,假期会跟另外几个级别的家委委员参加一次家长日本游学培训讲座,幼儿园培训基金支持一半费用,家长自费一半。

「幼儿园领导也去吗?」我是故意问的。

老婆一听,感觉是装出来的那样,低头夹菜,似自言自语的说同去的领导有班级优秀老师和园长。

我又故意问道:「孙园长也去吗,也是学习?」

老婆还是没看我,低头吃菜含糊的说了句:到时候孙园长会给家长亲上课教学。

听见「园长给家长上课」那「上」字,心头猛揪痛,却只能配合着表现出平静,随便问了些细节,可老婆所说的,我一点也没听进去了。

我很明白,老婆是非去不可的,而我并没有问,我能不能同去,因为我知道,我是万万不该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