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55        起舞

        「啪」快递员对赵茹雪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声音清脆响亮,打得赵茹
雪浑身一震。

        「爽吧,没问题,等你爽了我才停下来,还要你的签名呢!」接快
递员用蘑菇头按摩棒再次顶住了赵茹雪阴蒂的部位,然后用手来回地抽动假阳具,
让两根玩具同时刺激赵茹雪的阴部。

        「哇嗯……不要……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赵茹雪的语气
好像哭泣一般,但是臀部是翘得越来越高。

        心理上的紧张加上从未试过两根按摩棒一起使用,赵茹雪很快就陷入了
快感的漩涡之中,她已经忘了自己的处境,脑海里竟然全是之前和马主任亲热的
画面。

        就在赵茹雪全身绷紧腹部开始要猛烈扭动起来的时候,快递员偏偏停手
了。

        当假阳具和蘑菇头按摩棒同时离开身体的时候,赵茹雪有种浑身都说不
出的难受,好像钓鱼的时候把鱼拉起到了空中但是鱼线断了的感觉。

        「呼……呼……呼……」赵茹雪大口大口地喘气,心里有一种巨大的
失落感,好像在喊「为什么停下来,为什么停下来嘛」。

        等到赵茹雪呼吸缓和了一些,快递员又再恢复了动作,两根玩具一支打
竖一支打横,继续让赵茹雪沦陷在快感之中。

        快递员一边弄按摩棒一边观察赵茹雪的反应,如此这般地来回弄了
好几次,每次都没让赵茹雪迎来最后的高潮。

        「想要对吧,你自己说吧,跟我说你想要高潮我就给你!」快递员很是
得意地提出了要求。

        「嗯……哼哼……嗯……」赵茹雪心里知道自己是想要的,但是要怎么
开这个口呢。

        快递员看见赵茹雪还在犹豫,就放下了刺激阴蒂的按摩棒,然后再次
用力地拍打赵茹雪的屁股道:「说,说你想要吧!」

        「啊……嗯……」吃痛的赵茹雪大叫了一声,屁股也跟扭了一下。不
消几秒,快递员对赵茹雪的另一半屁股又是一巴掌。

        「啊……要……我要啊……」这两下好像把赵茹雪的迟疑给拍散了,让
她真的从嘴里吐出个「要」字。

        「啪!」快递员继续拍打,高声问道:「要什么,你要什么,告诉我!」

        「要……嗯嗯、我要……高、高潮……」赵茹雪把头埋了下去,断断续
续地挤出了几个字。

        快递员握假阳具的手这时突然加速,把那玩意儿在赵茹雪的小穴里飞
快地抽送起来,同时他继续「噼里啪啦」地拍赵茹雪的屁股道:「大声点,要
什么!」

        「啊、啊……要……要高潮……快给我……我要高潮啊……」赵茹雪扭
动屁股,终于放下了矜持,大声地索求。

        快递员很是满意,这回他的手没有停下来,让赵茹雪持续地呻吟起来,
不断发泄,疯狂地发泄,直到最后底地瘫软下来。

        一阵比的快感过后,浑身是汗的赵茹雪跪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喘气,
刚才那漫长的登顶之旅是她从来没经历过的,那种来回刺的感觉让她感到意犹
未尽。

        快递员没让赵茹雪歇多久,很快又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坐在沙发上。这次
快递员放松了赵茹雪手上的绳子,让她身体下移躺在了沙发上,然后快递员翻起
了赵茹雪的双腿,左右打开往椅后的方向推。

        赵茹雪就好像一个木偶一般,任由快递员摆布,她的双眼迷离,好像看
到的都是自己忘我的子。

        快递员翻起赵茹雪双腿后就拿出两条绳子捆住了赵茹雪的脚踝,然后用
力地往椅后扯。赵茹雪的双腿顿时被拉直,最后连整个臀部都翻了起来,只剩下
背部还贴在沙发上。

        「不……不要这……不要……放了我吧……」赵茹雪半眯眼睛,苦
苦哀求,头部不时左右看了看自己尴尬的子。

        这时候赵茹雪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被折了起来一,双手双脚都被
拉高到椅背上用绳子绑住,高跷的臀部让她能直接看到自己私密的三角部位。

        快递员用手在赵茹雪翘起的屁股上抚摸道:「不要?不要什么?你身
体的反应是很诚实的哦,我看你是想要个不停吧。不信?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这……这是什么?不、不、不……」赵茹雪摇头,好像突然看到了
什么可怕的东西。

        快递员手里的是一根子怪怪的深蓝色橡胶棒,整条东西都是呈颗粒状,
看上去仿佛是用一颗颗的珠子连接而成的,大概有20厘米长短。

        橡胶棒顶端的那个小颗粒就如黄豆般大小,然后逐渐变大,到了第四颗
之后就全部是直径大约1 厘米的圆珠子。

        「这可是你的最爱哟!」快递员突然拨开了赵茹雪的内裤,整个阴部马
上就袒露出来了,「你第一根买的玩具就是和这个功能一的不是吗?」

        「啊!不要……你、你你……」赵茹雪看到内裤被掀,马上紧张起来,
哪儿还有工夫去想自己第一次买的是什么按摩棒。

        「嗖」一下,那根圆珠子按摩棒已经没入了赵茹雪的阴户里,然后进进
出出运动了几下,再次抽出的时候有半支已经沾满了爱液。

        紧接快递员又抹上了些润滑液,拿这根东西就对准了赵茹雪阴户后
面的洞口,一下子塞入了前两颗圆珠。

        「哇哈……不不,你在干什么?快住手啊……」赵茹雪了一跳,顿时
绷紧全身,菊洞的四周都能清楚地看见肌肉收缩的子。

        快递员笑道:「放松,放松,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不是最爱用后门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买的第一根按摩棒就给那儿用的对吗?」

        这时候赵茹雪才回忆起来,自己在那网站上所购买的是一支又细又短的
东西,但是她根本没细看过说明,并不知道那是给肛门用的,只是觉得尺寸较小
而已。

        「他不过是快递员而已,怎么会知道这事?」听到快递员这么说,赵茹
雪马上冒出了一个问题,但是没等她弄明白,又一颗圆珠挤入了肛门内。

        「嗯啊……停下、停下……」赵茹雪瞬间想起里那晚把跳蛋排出来的感
觉,虽然一个是出一个是进,但是也足让她全身都哆嗦起来。

        当三颗圆珠插入了赵茹雪后门,快递员停了一下似乎让赵茹雪喘息一下,
接又拿出刚才的假阳具送入了赵茹雪的小穴里。

        「啊……别、别……嗯……」不知怎地,赵茹雪感到那假阳具的刺激好
像突然增大了,让她有些所适从。

        快递员用手指揉了揉赵茹雪菊洞口道:「放松、放松,你很快就会爽得
不行的!」

        「啊……啊、啊……」赵茹雪感到又一颗珠子钻进了自己的肛门里,同
一时间阴道里的刺激在继续增大。

        随更多的圆珠进入体内,赵茹雪开始感受到了肛门里挤压的感觉,每
当肛门口被圆珠挤开的时候,整个阴部都好像随之而抽搐,一种难以抗拒的快
感让她舒服得难以言状。

        「呼……啊嗯……拿、拿出来好吗……呼、嗯……」赵茹雪眼看大半
支圆珠棒已经进入了肝门里,撑得后庭是鼓鼓的,嘴里下意识地有些抗拒。

        快递员道:「好啊,来,拿出来玩!」他说完就开始把那玩具一颗一颗
地从赵茹雪的肛门里往外拔,另一只手的按摩棒则继续在赵茹雪的小穴里运动。

        「哇啊……不……嗯……嗯……」赵茹雪看那些圆珠一颗一颗地快速
从后庭里出来,整个阴部都好像有了一种酥麻的感觉,继而这感觉就扩散到了全
身。

        等到圆珠棒几乎全部离开赵茹雪的身体时,快递员又再开始把那东西往
赵茹雪的肛门里推。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进入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啊……嗯、嗯……嗯……」赵茹雪不敢再看,闭上了眼睛半张嘴巴
呻吟,好像整个人都在云里雾里似的。

        快递员将那圆珠棒在赵茹雪的后庭处来回弄了几次,然后就拿出了一支
肛门用的假阳具。这根东西就如正在赵茹雪阴道里的那根一,只是尺寸小了一
些。

        当这根肛用假阳具进入赵茹雪身体的时候,她顿时大叫了起来:「啊…
…不、不……这是什么?」赵茹雪看自己的阴部上的两个洞居然同时插了两根
东西,心里顿时慌了神。

        快递员抽了抽嘴角笑了一下,两手开始交替将两根假阳具在赵茹雪体
内来回抽插:「来吧,来吧,你一定会爽得停不下来的!」

        果不其然,随两根按摩棒的来回运动,赵茹雪只能双目神地盯自
己的阴部,嘴巴里不断发出低吟的声音。虽然目光是看自己,但是赵茹雪的思
绪满是之前和马主任欢愉的感觉。

        随快递员把赵茹雪菊体内两根按摩棒都调到最大档,赵茹雪猛地睁开
了眼睛看自己的阴部,双手拳头紧握,两个脚尖开始不断地摇晃起来。

        「不、不要……停下……不要停下啊……啊……」和灌肠时的性交相比,
两根按摩棒同时在阴道和肛门的刺激又有另一番滋味,赵茹雪仿佛什么也不顾了,
只是一味地享受。

        很快,赵茹雪好像连说话也说不清楚了,嘴巴一直在张开喘气,嘴角
还有一丝口水渗出。

        快递员看赵茹雪的子甚是兴奋,手的动作越来越快道:「来吧,来
吧,快、快、快!」

        未几,赵茹雪的全身都开始晃动,小腹好像抽搐一般起伏,阴道口好
像涌泉一般有零星的泉水涌出。

        快递员此时任由赵茹雪后庭的按摩棒整根插入,手上的动作都集中在另
一根上,他一边把按摩棒拉出推进,还用手腕左右旋转那根东西。

        等到赵茹雪的阴道口涌出的爱液越来越多的时候,快递员猛地把假阳具
完全抽离了赵茹雪的身体。

        赵茹雪的整个臀部随即停止了摆动,大概两秒后只见小穴的肉缝里蹦出
了一条水柱凌空而起,随即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

        那条弧线好像画出了一道彩虹,赵茹雪就看见自己在那彩虹桥上翩翩起
舞,快乐得不可言喻。

        彩虹过后,那条水柱分散成好些水珠落在了赵茹雪的小腹和胸前,紧接
她的臀部又再抽搐了几下,蜜洞口又继续涌出了好些爱液,良久才平复下来。

        赵茹雪法形容这是怎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那么真实,又那么飘
渺虚,好像自己如爱丽丝一般从人间到仙境中游历了一回。

        高潮过后,赵茹雪盯自己的胸前,脑子里似乎仍然想抓住刚才的感觉。

        快递员则手脚麻利地把玩具都收拾好,也把绳子解除,让赵茹雪能正常
地坐在了沙发上。

        赵茹雪目光涣散,好像木偶一般让快递员摆布,对于自己的手脚恢复了
自由还是动于衷的子。

        快递员又再拿出了纸和笔道:「哎呀,顾陪你玩,我都忘了正事了,
来来来,麻烦你签个名,这事就这么妥了!」

        赵茹雪的耳朵里其实一个字都没听明白,她只是觉得面前有些说话的声
音而已。

        快递员哪管那么多,把笔硬塞给赵茹雪,然后拉她的手就往纸上挪。

        赵茹雪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其实眼前是一片空白,反正那快递员指哪她
就签哪。在快递员的指引下,赵茹雪「刷刷」地连续签了三个名。

        签完名后,快递员笑得更是灿烂了,很快就好像儿偷了腥一般「嗖」
一下就消失了。

        赵茹雪对于快递员的离开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自个儿一直瘫坐在沙发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想起了刚才的视频通话。

        「这算是怎么回事?这算是……」赵茹雪发现刚才的视频通话就在快递
员来的时候就停止了,也没有任何后续的消息。

        「啊——」赵茹雪抓头发发狂般大叫了一声,她不知道视频那人是怎
么回事,但是自己因为这事被一个陌生的人在家里侮辱了一次。

        「气死我了!」赵茹雪呆呆地看天花板出了神,好一会儿,两行泪水
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赵茹雪就这一直坐,差不多凌晨时分的时候她才暗暗对自己道:「
不行,我要想个法子,这继续被动下去肯定要吃亏的!」

        报警暂时行不通,找李傥也不行,因为他现在还是神秘人的嫌疑人。

        脑子转了两圈,最后赵茹雪想起了郭玄光,一个在她心里有些能力又和
她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人。

        这段时间郭玄光其实过得很是轻松,学业上的东西早就不用心,做完
田满的网站后就更加空闲了。

        唯一让郭玄光烦心的可能就是给郭晓成补习的事了,因为要让他顺利毕
业可不是开个玩笑就行的。郭晓成虽然知道要抓紧学习,不过老是集中不了多久
的精神在学习上。

        这天又是郭玄光给郭晓成补课的时间,但是郭晓成他看看书就突然
道:「喂,你刚认识的那位成功人士怎么了?他那事情似乎不大顺利哦!我看
八成是因为价钱什么的没谈拢,被那小三威胁后恼羞成怒之举!」

        郭玄光没好气道:「你呀你,能认真一点不,三两下子就又分心了!」

        只要郭玄光一回话,郭晓成就来劲了:「我这叫活动一下脑筋懂不!不
过这世界也真小,死了的那个女的居然是多年前和我们有过一腿的,嘻嘻!可惜
啊可惜!」

        「得了得了,别说这些废话!」郭玄光显得有些不耐烦,好像很不愿意
继续这个话题。郭晓成也知趣,看见郭玄光那子也就点到即止了。

        其实郭玄光不想谈这事的原因不是因为郭晓成的学业,而是赵茹雪今天
晚上约了他。

        「难道那位美人约我是谈她老公的事?不可能!这可和我一点儿关系都
没有,我也不上忙!」郭玄光不知道赵茹雪找他的原因,只是猜测在这时候找
他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让郭玄光觉得赵茹雪肯定有事的是,见面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餐厅里容得
下十多人的一个房间。

        「李太太,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今晚有很多人来吗?」

        「不不不,就我们俩,房间大一些舒服点,不是吗?」

        在哪儿吃饭郭玄光其实不介意,只是两个人用一间大房间让他有些受宠
若惊而已。在赵茹雪的招呼下,两人在房间远端的两个相邻的座位坐了下来。

        「小郭,菜我早已订好了,都是些小菜,边吃边聊你看怎?」

        「行行行,我这人很随意的,只是不知道今天你找我来是什么事呢?」

        「这……其实、其实是我一个朋友,最近不知道被什么人缠上了,很是
烦心。你是联大的高材生,懂得也多,我就想看看你有什么意见而已!」

        郭玄光心想:「我啥时候成了顾问了?这美女真是,我一学生而已,能
得上什么忙呢?」

        赵茹雪继续道:「我那朋友不知道被什么人拍了一些走光的照片和视频,
那神秘人就通过电脑来骚扰她,很是烦人。因为这事暂时不方便报警,因此要麻
烦你这电脑的高级人才看看有什么建议!」